当前位置:IT >

业绩承压遇寒冬 共享租衣“卒矣”?

2019-12-09 17:02 来源:北京商报

“每月只要499元,就能拥有亮丽的人生”,这曾是共享租衣平台衣二三的广告语,但如今衣二三的发展却并不“亮丽”。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发现,共享服装平台衣二三开始以服装全新售价的0.5-3折价格销售二手服装。业内人士认为,没有了资本的高光,共享租衣平台开始寻找新的现金流,不过在二手服装销售清冷的情况下,这并非明智之举。

1折出售

折价卖衣谁买单

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火热后,共享租衣似乎也走入了瓶颈期。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发现,衣二三在淘宝开设了官方优品店,该店被分类为“闲鱼优品”,而闲鱼是闲置交易平台。据悉,衣二三的官方优品店主要销售二手服装。其中,一款Lychee Fizz水绿色针织衫标记售价为49元,划线价为456元;一款KOMILINE的蓝色中长款圆领毛衣标记售价为59元,划线价为799元;另外,一款Jethro黑色鱼尾摆连衣裙标记售价为169元,划线价为799元。

商品详情页面显示,商品的“划线价格”为商品的专柜价、吊牌价、正品零售价、厂商指导价或该商品曾经展示过的销售价格等,仅供参考。北京商报记者以顾客身份向衣二三官方优品店的工作人员咨询时,该工作人员表示,划线价为商品正品吊牌的销售价格。

从上述举例来看,服装的标记售价为划线价的0.7-2.1折左右。二手服装与划线价之间数百元的差额则需要衣二三的运营来补给差额。北京商报记者查阅衣二三的收费信息看到,衣二三主要以会员制包月换衣服务为主。即会员按照连续包月、季卡、年卡分别支付499元、1388元、4888元成为会员后,在会员期内享受时装包月换穿服务。

衣二三App首页显示,该平台有超100万件的共享服装,每件标价在几百元到上千元不等,意味着平台至少预先支出数亿至10亿元的成本购置服装,购置服装的费用还在不断上涨。如果这些服装最终以1-2折的价格全部卖出,则仅有几千万元的收入。

粗略计算,其中的差额需要有至少10万年卡用户,或者至少30万季卡用户,或者300万的包月用户连续复购。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衣二三的工作人员,截至发稿,该工作人员并未对平台的注册用户、复购用户数量给出回复。

业绩承压

共享租衣遇寒冬

衣二三的卖衣求“利”并非偶然,当共享的风口已不在,融资渐少,而共享租衣这个领域成本高、回本慢,平台需要寻找新的资金流入。

在2017年共享单车掀起共享潮后,共享租衣行业也得到了资本的青睐。其中,2017年9月,成立仅两年的衣二三就拿到了共享租衣行业最大一笔投资——来自阿里巴巴领投的5000万美元,共享租衣领域再次迎来高光时刻。此后,衣二三继续获得多轮融资。

另外,多啦衣梦在2017年3月宣布获得了由君联资本领投、服装品牌拉夏贝尔跟投的1200万美元A+轮融资。2018年,女神派也宣布获得融资。

但在近两年来,共享租衣领域已经很少传出融资消息。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该行业有衣二三、多啦衣梦、魔法衣橱、爱美无忧、有衣等十多家共享租衣公司。上述项目中大多数已经倒下,仅剩下女神派、衣二三等个别的头部公司。

在业内人士看来,租衣服务属于订阅式消费,市场有需求,但受众略少。共享租衣项目要想躲避倒闭的雷区,要适当转换运营思维。

租卖结合

应从B端找流量

“共享租衣,落点在于租,而不是共享二字。”互联网时评人张书乐表示,共享租衣平台一直没有转变自己的经营模式,以会员租赁为主。不过,除了针对普通状态下的服装租赁外,更多服装租赁会发生在特殊场景下的垂直租赁,如演出服装、婚礼或庆典专用服装、证照用服等等。当下,共享租衣平台整体上市场需求一直都不旺盛、碎片化,且缺少用户黏性。大多数用户都是为了解决某一临时性需求而选择租赁,很难形成回头客。

张书乐进一步表示,尽管二手服装一直在强调与洗衣公司合作,收回的服装会进行专业清洗,但是卫生、折旧等其他原有的影响,或许会造成二手服装交易量较少。

另外,一位回收行业从业者曾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二手、回收行业中,主要是奢侈品、数码产品等,较为平价的服装并未占据交易主流。

张书乐认为,共享租衣行业可以跳出现下的运营模式,直接在线上收集碎片化需求,并在区域乃至全国范围内针对用户的需求进行放量和服装调度,用快递的方式来达成和用户之间的交互。同时,针对那些大规模租赁需求,形成解决方案从B端寻求收益。

北京商报记者 王维祎